大美书网吧

保镖(赠予一支桃)

赠予一支桃  同人BL  录入时间:11-18
十二岁的克里斯在即将关门的汉堡店向店员小心翼翼地提出请求:“……可以送我些剩下的汉堡吗?”
店员小姐看了看克里斯身旁站着的男人,遗憾地摇头:“这些汉堡都会成为他的食物。”克里斯身旁的男人沉默寡言,比自己高出了大约一英尺,看起来凶神恶煞。
克里斯犹豫了下,转身打算离开,却被男人拽到了店里。他怀里拿着几个汉堡,从中捡出一个还温热的递给了克里斯。
后来克里斯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一个失去记忆不会说话并且来历不明的流浪汉。
再后来,克里斯与这名流浪汉相依为命般的度过了他在里斯本竞技的五年。他还给这位凶神恶煞的流浪汉取了个名字,叫做塞西尔。
去英国后,克里斯与塞西尔失去了联系,他寄信回里斯本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却从未收到回信。
终于,在某天训练结束后,克里斯看到背着包等在球场外的塞西尔,克里斯咬牙问他:“你怎么来了?”
塞西尔说:“我听说大球星都应该有保镖,所以我来给你当保镖了。”
克里斯冷哼一声,又问他:“你背的是什么?”
“你寄给我的信,我全部带过来了。”
塞西尔眉眼微弯,露出罕见的温柔:“今晚我可以一封一封给你回信。”
克里斯在球场外红了眼眶。
某天,#小小罗贴身保镖竟然是他#突然登上了报纸头条,于是当克里斯走进训练基地时,阿兰对他郑重道歉:“过去对你态度不好是我不对,你别放在心上。”
克里斯一头雾水,费迪南德则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他报纸:“你居然有这么厉害的朋友?”
克里斯接过报纸,才知道原来塞西尔离开自己的那段时间里当了雇佣兵,保护了x王室,甚至解救了x国人质?!
+++年下,小小罗是攻!
+++塞西尔古穿今冷淡酷哥大概率变身男妈妈
+++年龄差15,塞西尔前期时间停滞后期会同步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重要!小小小罗(里斯本竞技青训以及一线队时期)占据全文很大篇幅!未成年时期不谈恋爱只有友情!

七号没有名字。
从他记事起,他就已经是个乞儿了,因为一双绿眼睛,他就被人叫做绿眼睛的小乞丐。
后来被人收养,他也没有名字,只是拥有了代号,天字第七号。所以,他就被叫做七号。
皇帝年幼,却胆子大,削藩不成被藩王反进了京,是以当七号代替皇帝穿上龙袍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自己不可能活着回去。
他微低着头,不让对面看清自己的脸,随后当着敌军大将的面,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那么高那么陡峭的悬崖,七号没想过自己还能活。
但他真的活下来了。
醒来的时候眼前是陌生的人和事,陌生的语言,陌生的装潢以及……陌生的世界。
这里的车子是铁皮的,轮子是软的,灯里装的不是蜡烛,墙上的横梁不是木头。这里所有的房子都极其奢侈的用着琉璃窗,干净透亮,他在皇宫里都没见过。
只是他听不懂对方说话,一句都听不懂。
七号寡言,听不懂就不说,所以店老板顺理成章的以为他是个哑巴异乡人。因为他长得一点也不像葡萄牙人,老板想了想,跟自己的妻子说:“他像个亚洲人。”
妻子反驳:“亚洲人会有绿色的眼睛吗?他的眼睛可真漂亮,那样浓郁的绿色,我从来没见过。”
老板耸了耸肩,“我只是猜测,反正看起来他应该是个哑巴。”
“不过他身上穿得衣服也很奇怪,”老板将晾干的衣服递给七号,指着金丝做的龙袍说:“这衣服看起来可真贵。”
妻子让七号站起来,将衣服递给他,她想要帮七号将衣服穿好,最后却又因为不知道应该怎么穿而搞得乱七八糟。七号理解了她的意思,便接过来将自己原本的衣服穿好。
老板的妻子看着他穿衣服的模样,又笑着对老板说:“真是个帅气的小伙子。”
七号看了看自己身下穿着的一条奇怪的短裤,有些茫然,老板连忙说:“这是我帮你穿的,是一条崭新的内裤,你放心吧。”
七号没听懂,只是大概明白了裤子应该是眼前的男人帮自己穿的。
几天后,老板也终于明白了,七号不是个哑巴,他只是听不懂葡萄牙语也不会说。但是有时候,他也会偶尔蹦出几个简单的话语,大多是老板明确指着某物说出的名词时,七号会重复一下。
于是老板指着自己说了许多遍“马修”,又指着自己的老婆说了许多遍“丽塔”。
七号终于知道了收留自己的两位好心人的名字。
马修经营着一家快餐店,店里只有他们夫妻两个人,他在后厨当厨师,丽塔负责收银点餐,以及送餐清洁。
七号的到来极大的减轻了他们的工作,他们允许七号在每天结束营业后住在店里,以此抵消一部分薪水,七号则每天在店里帮忙送餐以及打扫卫生,这让丽塔疲惫不堪的身体得到了放松。
一个月下来,七号虽然依旧不会说葡萄牙语,却已经能听懂一些简单的交流,比如说,当顾客点餐结束后,丽塔会重复一遍客人的要求,最后询问“是这样吗?”
顾客会说:“是的。”
今天没有月亮,马修将剩余的汉堡——也有他刚刚做出来的一些,全部递给了七号。
七号沉默着接过来,丽塔和马修相伴离开,却在店外遇见了一个小男孩,他有一头可爱的卷发,眼睛像是这个时代的玻璃一样透亮,牙齿不太整齐。他穿着一件恰好合身的深蓝色羽绒服,脖子上系着一条红围巾,与他脸颊上的红晕交相辉映,小孩小心翼翼的看着马修和丽塔:“先生,太太,我能……”
他忸怩道:“可以送我一点剩下的汉堡吗?”
丽塔愣了下,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七号。
其实店里确实一直有将每天剩下的汉堡送人的传统,虽然他们店铺不大,也并不富有,但是马修和丽塔也总是会将凉透了汉堡送给附近的流浪汉或者贫穷的小孩子。
只不过最近他们店里多了七号。
这个他们在海边捡到的,一头长发的英俊青年,他没有身份证明,甚至还不会说葡萄牙语,但是一张漂亮的脸蛋足以让丽塔对他宽容。于是他们这家小店请了一个干活干脆利索还物美价廉的清洁工。
因为七号会住在店里的原因,所以马修和丽塔每个月只需要给他支付五百欧元的月薪,但是同时,由于七号长相英俊,不少小姑娘成群结队的来他们店里买食物顺便看看这位帅气的服务生(马修不愿意承认小姑娘们只是顺便来买汉堡),是以他们店里最近的生意一直很好,销售额暴增,丽塔甚至打算下个月给七号涨五十块薪水。
但同时,也是因为七号的存在,马修和丽塔的汉堡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给过别人了。
七号的食量真的很大。
小男孩鼓足勇气却只得到几位大人面面相觑的神情,他看了眼老板夫妇身后的人,那人很英俊,穿着最寻常的卫衣长裤,白色的卫衣看起来很薄,但他好似完全不怕冷。
只是更显眼的是他的神情,他冷着脸,有点凶神恶煞的样子。
小男孩看了一眼,便赶紧捂紧了身上的衣服,自觉今夜肯定会饿着肚子的他失望极了,转身打算离开,可是下一秒却突然被人拎住了领子。他听到那个长头发的凶神恶煞的男人用古里古怪的葡语对老板夫妇说了句“晚安”。
之后自己就被男人带进了店里。
小男孩一脸防备的盯着七号,心中怀疑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
企料眼前的男人从手边的一袋子汉堡里摸出一个还很温热的,递给他,似乎思索了下,才干巴巴的说:“汉堡。”
这个葡语听的小男孩忍不住牙疼。
克里斯盯了男人几秒,听到肚子咕噜响了一声,他脸色微红的接过了汉堡。
七号看了他一眼,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克里斯思考了一会儿,坐到了他的对面,他咬下一口肉饼,问七号:“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七号不知道多少次听到这句话了。
他隐约猜到这句话似乎是在问自己的名字,但他不过犹豫了片刻的功夫,对面的小孩就又说道:“我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多斯·桑托斯·阿维罗,你可以叫我克里斯蒂亚诺。”
七号淡淡的瞥他一眼,又开始不确定那句话到底是在问什么了。
毕竟如果他是在问自己的名字,那么他只用回答四个字就好,而眼前的小孩就算要介绍自己……也不需要这么长吧。
七号陷入深深的疑惑中。
克里斯奇怪的看着他,“你为什么不说话?”
七号犹豫了下,摇了摇头。
克里斯想了想他那蹩脚的葡语,突然明悟了几分,“你不会说葡语吗?”
七号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他淡定的咬了口汉堡,不打算再理他,却看到小孩突然指了指自己,大声的说道:“我!我叫克里斯蒂亚诺!”
克里斯想了想,又省略了主语:“克里斯蒂亚诺!”他指着自己。
七号恍然大悟,原来他的名字这么长!他迟疑的说:“克里斯蒂亚诺?”
克里斯没想过自己的名字居然会被人叫的这么难听。他脸色一僵,眨了眨眼不知道该说什么。
七号却又在嘴里念叨了几遍,克里斯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忍不住纠正他正确的发音,七号便认认真真跟着他学,克里斯的脸色才逐渐好了起来。
他又问:“你呢?你叫什么?”
七号迟疑了下,摇了摇头,他没有名字,代号也算名字吗?七号并不这么觉得。
克里斯不解:“名字有什么不能说的?”
又开始听不懂了。
七号继续默默地吃汉堡,偶尔会走到那个他原本觉得很新奇,但如今已经可以熟练使用的饮水机旁边接杯热水。七号将杯子递给克里斯蒂亚诺,克里斯接过来,受宠若惊地说了句“谢谢”。
七号则毫无表示,因为他并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他跟在皇帝身边,皇帝不会对他说谢谢,他离开皇宫,也不会做什么好事。没有人跟他说过谢谢。
克里斯觉得这是一个怪异的外地人。但他的眼睛真好看。
他不得不承认。
不过克里斯没有说,他不太好意思。
克里斯吃完汉堡后打算告别,却看到眼前的人像是饿了一天一样,已经开始吃到第三个汉堡!
他一脸震惊的看着七号,七号则是顿了顿,又将一个汉堡递给他,克里斯呆滞的接过来,忍不住询问:“你这么能吃吗?”
这句话很耳熟。
七号想了想,意识到丽塔好像也问过他。
但他显然不觉得自己身为习武之人吃得多点有什么问题,所以他也一直没有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见七号又不理自己,克里斯沉下了眉眼,安安静静的吃汉堡。他想,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
但是离开时,克里斯还是忍不住对七号说:“再见!”他眼巴巴的看着七号,水润的眼睛像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期待着七号也对他说一句奇怪的“晚安”。
七号迟疑了下,终于憋出一句古怪发音的“晚安”。但他说完却并没有回到店里,反而转身将门锁上,跟着克里斯走出去。
克里斯惊喜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快餐店里有一台电视机,七号一开始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甚至因为上面的画面以及播放的声音被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就了解了电视机里播放的或许就是皇帝偶尔会召见的戏曲表演,只是有时候它似乎也会播放一些实时的消息——每当这时,店里的大部分客人就不会不感兴趣的低下头,但也会有另一部分客人或者路过的行人驻足观看。
前几天里面播放了一个行人被抢劫的画面,之后店里的人就开始忧心忡忡,晚上也会早早打烊,没有人会像过去一样逗留到很晚。
而今天眼前的小孩已经留到很晚了。
七号指了指他,“你,”他回忆了下丽塔常常催促马修的话语,“回家。”
克里斯低下了头:“我家可远了,我的家在马德拉岛上,我回不去。”他有些低落。
七号听不懂,将防盗门关好,钥匙也装到口袋里,就自发地跟在了克里斯身后。克里斯知道他听不懂,依然看着他兴奋地说:“你知道吗?我刚刚还在担心,如果太晚了怎么办?你也知道,最近发生了抢劫案,虽然我并没有钱,但也还是有一点点担心的。”
他又强调:“只是一点点哦。”
七号偏头看了看他,依然没说话。
但是克里斯此刻也并不需要他的回应,他只是太害怕了,所以就想说几句话壮壮胆。
他看了眼自己身侧不远处的男人的手,忍不住想,如果他能拉着我的手,我肯定就不会这么害怕了。
这么想着,克里斯却没有只将希望放到七号身上,他悄悄地伸出手去,用力的抓住了七号略有薄茧的右手,心中想着:他看起来穿的这么薄,手居然还这样暖和。这就是大人吗?他又想起自己爸爸的手。
克里斯面不改色的朝前走,七号用余光扫了他一眼,没有挣脱开。
他听到了小孩儿鼓擂般的心音,也知道他此刻十分害怕。
克里斯则因为七号并没有甩开他的手而终于放下了心,甚至轻轻地哼起了歌来,他突然觉得,陌生的里斯本原来也不是那么可怕。
作者有话说:
+时间设定是1997,小小罗刚刚去里斯本青训的时候,但是欧元是1999年才开始统一使用的,蝴蝶一下吧。
打个广告,下本开菟丝花,男主卡卡,可以去专栏看看呀!

◎抢劫犯◎
没有月亮的街道上黑乎乎的,只有几盏路灯闪着些微的光。寒风拂过,将身上的暖意一点点剥夺,克里斯忍不住看了看身侧的男人,他好像真得感觉不到冷。
克里斯快乐地哼着歌,又打量着这个眼睛很绿很漂亮的男人,他的头发好长,看起来还很柔顺。这样长的头发克里斯从没见过,因为长发很难打理,所以他的妈妈和姐姐们都是短发。他印象里好像从没有见过妈妈和姐姐留长发的样子。
2023最新网址 wap.dameishu.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

推荐大美书原点(甜麦子)  荒谬之敌(星  再生气我就要  老公,爆点金币  )大师兄拒绝  病弱同僚其实  可爱竹马变成 

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

大美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