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书网吧

不驯(石头与水)

石头与水  同人BL  录入时间:11-18
“呐,姓儿改好了。”
蒋枫从包里将改过姓氏的身份证、户口簿递给席冰。席冰接过来,证件上熟悉的蒋冰都改成了席冰。嗯,从今天开始,他姓席了。
“咱们这是不是忒有点一厢情愿了。”席冰从小姓蒋,足足十五年,忽然改姓氏,他有些不习惯。
不过,比他更不习惯的应该是马上就要获悉有他这么个大儿子的生父吧。
席冰打心底同情那可怜的男人。
“不会的。我打听过了,席肃英年未婚,你想想,半点事儿不费,突然间天降你这么个大儿子,这得是多大惊喜!呕——”
席冰忙将冰水递给蒋枫,“看吧,这口是心非的,把自己恶心住了。”
“屁!老娘这是正常孕吐!”蒋枫用冰水压下孕吐,又从包里拿出个塑料袋给席冰。席冰打开,里面是三个大红本本,叠得整整齐齐,翻开看,都是云城住宅。
席冰看向蒋枫,蒋枫靠着柔软舒适的椅背,望着席冰笑,“家里大件就这些,五套住宅一套商铺,你还小,商铺就算了,三套住宅给你。你妈我还有点现金存款,回头也分一半给你。”
席冰颇意外,“妈你不马上就要跟真爱结婚么?以后又要养小孩儿,不用钱吗?”
“所以趁我还没结婚还没生才舍得给你呀,傻儿子。”窗外温柔的花香伴着暖风无声无息涌入,混合着咖啡馆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蒋枫犹似个小女孩儿般单手托腮,眼眸明亮,“妈妈现在有了新的爱人,以后顾不到你。冰冰,你要多爱自己一点哦。”
他妈要再婚,提前跟他分家产,席冰全无意见。他有件事非常不放心,再三跟蒋枫确认,“我一定得去跟席肃吗?我去网上看了他的照片,我跟他长得真的浑身上下没半点像的地方。你当时不会弄错吧?”
“这怎么可能有错!你出生后我还做过亲子鉴定,绝对没错的。”席冰那双明媚的大眼睛眨一下,忽略掉席冰的头上的几撮青青绿毛,端详着席冰的相貌,修长的眉毛、内双的凤眼、高挺的鼻梁,以及线条优美的浅色嘴唇,脸庞线条也很流畅,就是……完全半点不像爸妈。
是的,不像爸,也不像妈。
从五官从神韵都完全看不出有血缘关系的那种不像,席冰又眨了下自己的大杏眼,怀念地说,“当初你生下来,我也遗憾了好久。你要是像席学长就好了,不过我们冰冰现在也很漂亮。”
“你真没弄错吧?”
“怎么可能错!”蒋枫义正词严,掷地有声,“你知道当年妈妈多么地仰慕学长,冰冰你虽然没爸爸,可你的确是妈妈满怀爱意生下的孩子。你想想,妈妈当年那样的一个青春美少女,如果不是因为爱,怎么可能正当青春生下你呢。除了爱,没有别的解释!”
“你都这么勇敢了,当年没追求他?”
“追啦!怎么可能没追!”哪怕事隔多年,蒋枫都有点丧气,“不是没追上才出此下策么。”
没追上男神,然后背着男神生了男神的孩子。
席冰无语,问蒋枫,“按照电视剧的路数,你当时不是该借子逼婚哪。”
“逼个头啊。爱情是不能强求的,当年喜欢学长的女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当年是很喜欢他,我当时也很喜欢孩子,既然没追到手,我琢磨着他基因不错,就跟他借了点东西。”
席冰好奇得要命,伸长脖子凑他妈面前,压低声音问,“怎么借的?”
蒋枫两根手指戳着席冰的脑门,将人压回餐桌对面,“不告诉你。”
席冰肩头一垮,“你非要让我去跟席肃,难道不跟席肃解释前因后果。到时他肯定会问你的。你想好说辞吧。总不能说出去喝口西风北就给他生了个孩子。”
“都过这么多年了,我随便编一个就行了。他肯定要先跟你做亲子鉴定。反正就到十八岁,一过十八你就成年了,成年的意思就是自由了,不需要监护人了。”
“你要想结婚只管去结,咱家又有房子,我可以自己住,随便能雇个人当监护人应付下学校就行了。干嘛非要去找席肃啊?”
“监护人事儿多着哪。不是简单雇个人就能应付得了的。席肃多好啊,事业有成,人也英俊,虽然我现在另有所爱,也得说给你选的这个父亲不错。”蒋枫有些意外,“你不喜欢他吗?”
“我刚知道我亲爸姓席不到一个星期。”席冰真受不了蒋枫的天真,“你不觉得我们这样上门很像是图谋他家产去的吗?”
蒋枫一生追求爱情,还真没想过这个,她愣了一下,忽然哈哈笑起来。笑声清脆又爽快,她摆摆手,“要不是冰冰你提,我还真没想过这个。哎呀,不会的。席学长那么聪明,到时我把话说明白就行了。他虽然很有钱……冰冰,你马上就要成为富二代啦!”
蒋枫又是一阵笑,两手捉住席冰的脸颊扭了下,“别担心,席学长比我们都聪明,所以,我们只要坦诚相待就够了。不要跟聪明人耍心眼,你们只需要相处三年,又不用一生一世。席学长这种成功人士,不可能没有女朋友的,说不定什么时候结婚生小孩儿。冰冰,咱们的主要目的是让他做你三年的监护人,其他事不用想。你要是想跟他相处父子感情,估计不太容易。”
“我又没病。”席冰说,“要不是你不肯让我雇一个,我根本不想去找他。”
“认识一下也没关系,就当多个朋友好了。”蒋枫轻松地说。
临近中午,母子俩随便叫了个简餐,吃过后蒋枫开车,一路往席氏大厦驶去。

第2章 见面
席肃是城中名人,席冰原本想,这样的人肯定不好见。不过,显然蒋枫早有安排,到席氏企业后,报上姓名直达总裁室。
席冰对他妈颇另眼相看,既然妈妈早有准备,席冰便安心地背着背包跟妈妈身边,听妈妈三言两语诉说完她那伟大的意乱情迷的爱情传说。
不论蒋枫说的如何可歌可泣感天动地,总结起来就一句话:这是咱俩的儿子,我如今要结婚,不方便带了,需要有人承担起儿子监护人的责任,我就想起您这位儿子另一半基因的提供者,儿子的生父了。
席肃与蒋枫算是大学校友,席肃还记得蒋枫,因为当年他创业,蒋枫休学到他公司打工,工作能力一般,胜在尽心尽力,如果不是蒋枫突然辞职,她算公司元老。
蒋枫当年追过他,但他十分确定,他对蒋枫没感觉,两人并没谈过恋爱。
他也从没有给过蒋枫半点恋爱的错觉或者暧昧。
随着蒋枫的讲述,席肃视线转向席冰,一直淡定的神色终于出现裂痕,“你说这是我儿子!”
蒋枫很骄傲地介绍,“是啊。当时太仰慕学长了,一直没告诉您。虽然长得不大像,我也不知道冰冰像谁,但真的是学长的儿子,如假包换。”
席冰瞅他妈一眼,还如假包换,你当自己人贩子哪!
“这孩子可好了,学长您看,冰冰长得多漂亮啊。冰冰现在是学校校草,以后长大肯定像学长一样长成个大帅哥!学习也好,老师没有不夸的!还特别懂礼貌,同学们就没有不喜欢咱们冰冰的。”
席冰觉得他妈为了把他推销出去,简直全无做人底线,就凭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席肃当年被她算计倒也不冤。他看席肃一眼,“要不要先做亲子鉴定,我也觉着不大信。”
之前看网上图片就觉得不像,近看更没有半点相似。席肃是典型的高鼻长眼,五官深刻,极富侵略性的强势长相。席冰则是清秀淡雅的五官,哪怕头上挑染了几撮绿毛,也不会让人想到坏孩子,天然的乖巧气质。
席肃的眼神终于有了些许波动,他从这天打雷劈的消息中回神,没再理会叽叽喳喳的蒋枫,而是更加仔细地打量席冰:这是他的孩子?
不大不小的样子,长得也……嗯,长的倒还行,不过,脑袋上的绿毛怎么回事?
席肃皱了皱眉。不稳重。
那种居高临下的打量让席冰有些不自在,席冰觉着这事估计悬,悄悄看向他妈,低声道,“要不咱们回吧?”
蒋枫看席肃不说话,也有些失落,问席肃,“席学长,真不行么?冰冰真的不用费什么心,我就是要结婚,还要生孩子,有些顾不过他,才想让你做他监护人的。要实在不方便,就算了。”
“冰冰。”席肃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他不习惯叫得这样腻歪,直接说,“席冰留下,蒋枫你离开。亲子鉴定确认后,我会派人过去办理监护权转移的手续。”
“好啊!”突然迎来意外之意,蒋枫喜上眉梢,估计生怕席肃反悔,蒋枫立刻拿起包包走人,走前叮嘱席冰一句,“好好听爸爸的话。”
然后就欢天喜地踩着十公分的恨天高一阵香风刮走了。
席冰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也不用这么急吧!
他难道拖油瓶到这种地步了!明明以前都叫人家小宝贝儿的!女人变起心来也没谁了!
席肃看一眼席冰,叫来助理,“把席冰送家去。”跟席冰说,“家里有管家,有事跟管家说就行。今天不要出门,一会儿我让医生过去。”
“哦。”意料之中的安排,看席肃没别的话,席冰便背着背包跟助理走了。
助理开车将席冰送到一处闹中取静的小区,同管家介绍,“王姐,这是席冰,席总让您看着安排一下。席冰你还有没有别的行李,我帮你去拿。”
席冰四下瞅瞅这电视上才能见到的豪华别墅,“不用了。等鉴定出来我跟你们席总屁关系没有,我立刻就得走人。”
助理笑,“小冰你很幽默啊。”
王管家隐约猜出点什么,连忙请席冰坐,又让佣人给他拿饮品,问他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既周到体贴,又不让人讨厌。
席冰先谢过助理,助理正好顺这话告辞。然后,席冰同管家说,“给我安排个房间,水果点心送到房间,等医生过来告诉我就行了。”
管家立刻说,“楼上就有。”
管家亲自带路,席冰再次感慨有钱人的生活,一个房间就有以前他们一家人住的房子大了。当然,他家也有大平层,不过,也远不能比席肃的房子。
一想到席肃,席冰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摇摇头,将背包放下,佣上送上水果饮品小蛋糕,王管家亲自给他摆好,席冰挺有礼貌,“王姨,我这里没什么事,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小冰你有事打电话,我立刻就上来。”王管家教他房间电话用法,与酒店相似。
“好,知道了。”既来之则安之,席冰当住酒店。王管家走后,席冰脱鞋跳上床,摸出手机,玩游戏。
医生来得很快,见到席冰时微微一愣,直接笑出来,“这还用做鉴定吗?跟席叔席婶这么像。”
王管家也笑眯眯的,“是啊。我一见也觉得像。”
席冰眨下眼睛,是在说席肃的爸爸妈妈吗?
医生采过血样便告辞了。
席冰晚上并没见到席肃,据王管家说席肃晚上多有应酬,回家的时间通常比较晚。倒是席家的厨子当真好手艺,席冰就着自己点的酱爆牛蛙扒了三碗米饭。
自外公外婆过世,他好些天没吃得这样畅快了。
吃饱喝足,席冰就继续回房间玩儿游戏了。
助理的电话是第二天上午打过来的,告诉席冰有关亲子鉴定的结果,以及监护权的事已经办好,与席冰互加微信好友后,助理又在微信上了解了一些席冰的学习情况。
生活的事则由王管家负责,王管家问席冰房间要不要重新布置,席冰在这上头并不挑剔,他出去一趟拿了自己行李过来,看来以后要在这里住到成年了。
王管家还安排了席肃用惯的设计师上门,给席冰量体裁衣。
生命中突然多了个儿子,席肃也不得不百忙之中抽出一些时间对席冰做些了解。助理已将资料事无巨细准备好,连带蒋枫的一起。
蒋家是简单人家,赶上时代红利,拆迁获利,名下房铺数套,现在一半在席冰名下,存款也分了一半给席冰。蒋枫这些年一直未婚,不过,看蒋枫急于把席冰给他送来养,估计这次是真的要嫁人。
席冰的资料主要是关于学习的,席肃想到蒋枫指天誓地说的“冰冰学习特别好”的话……席冰这成绩单,席肃立刻给他安排了智商测试。
席肃没想到他一片好心招来席冰的一顿讽刺,席冰一听管家说有人要来给他测智商,当下同管家要了席肃的手机号码。电话打过去,席肃很快接通,刚说了声“喂”就迎来席冰的一顿输出,“你是不是有病!你怎么不去测智商,你让我测!MD,你绝对有病!”
席肃看着突然打来又突然挂断的手机,很奇怪地想,总分600,考不到250,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测智商?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就是智商不及格,他也不会嫌弃席冰。残疾人更应该多照顾,换所特殊学校说不定还能更加如鱼得水呢。
不过,席冰看着自尊心很强的样子,席肃也便没再勉强他测智商,让助理安排全科补习。既然自认智商没问题,那就好好补课吧。
--------------------

第3章 沟通不良
席冰总算见识到有钱人的作风,他学校跟补习班全都不用去了,在家等着席肃安排的补习老师就成。
助理一起将补习的课表给他发到手机。
席冰打电话给席肃,“你能不能别干涉我上学的事?我学校跟补习班都去得好好的,你懂什么就瞎给我安排。”
席肃说,“总分600,你考不到250。让你测智商你不测,我就假设你智商正常。”
“什么叫假设,我本来就正常!”
“如果学校补习班有用,正常人不会考出这种弱智分数。可见你在学校和补习班的效率都不高。我只是给你换更加高效的学习方法。你有什么意见?”
“我的意见就是不用换!我同学朋友都在学校。我不喜欢每天闷家里学习。”
“没得讲。”席肃直接挂断电话。
2023最新网址 wap.dameishu.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

推荐大美书保镖(赠予一  这你都不嗑?(  原点(甜麦子)  荒谬之敌(星  再生气我就要  老公,爆点金币  )大师兄拒绝 

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

大美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