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书网吧

柳氏药师堂(控而已)

控而已  古代架空  录入时间:07-05

《[重生]师父,这剧情不对》TXT下载 作者:殿下笑
晋江2016-11-6完结
文案
“师父,你...(⊙o⊙)?摸到哪了?”
“此处便是你我二人寻欢之处。”
“这里?我看春 宫 图的时候,用的不是这里啊!师父,是不是错了?Σ( ° △ °|||)︴”
“你看的是男子与女子,却不知龙阳。”
“(⊙o⊙)!那师父,如何做?”
“这样。”
...
“师父,有种你统统进来”
“你以为我只会说说而已”
本文主CP:
腹黑师父攻X恶劣徒弟受
九元君子玄墨尊君止biu重生蛊毒魔师沈忘尘
温馨小提示:
1、此文不坑,非短篇,不苏,偶尔狗血。
2、重生的沈忘尘【沈枫、沈青阳】前世是个欺师灭祖盘踞西域权力高峰的蛊毒魔师,重生后是个淡薄名利、整日挑逗师父的恶劣徒儿。
3、重生不复仇,重生在反派身上也不洗白。
4、师父是正派君子,徒儿犯错,不会轻饶,却很宠溺自家徒儿。
5、坚持1V1,HE才是王道。
6、没有第三者,副CP不断,全民搞基,结局不一。
7、欢迎入坑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忘尘、君止 ┃ 配角:君不夜、赢磊 ┃ 其它:殿下笑
☆、日常篇调戏

  【引子】
  “你这个孽障!竟敢欺师灭祖,他日必不得好死。”腥风血雨之中,魔道无极门鼻祖死前痛恨的诅咒他最得意的弟子沈忘尘。想他当年把他带回无极门是瞧他被遗弃在雪中可怜,怎料到多年后这人恩将仇报,想夺他无极,害他性命。
  一身黑袍的沈忘尘擒着嗜血的笑俯视倒在血泊之中的师父,也算是他的养父,却对于师父的诅咒毫不在意,冷漠的说道:“师父,你安心的走吧!你的妻儿都会去陪你的。”
  “你...”鼻祖听到沈忘尘的话后,眼瞳放大了很多,他指着养育多年的弟子,话未完便一口老血吐出一头栽倒血泊之中去了。
  “哈哈!”看着鼻祖倒下,沈忘尘猖狂的对天长笑,笑声如时空道中传来一般,渗人的很。
  ——
  他沈忘尘自他娘被男人弄死后,心无人情,师父又有何杀不得的?
  只是,回想起多年前的事情,如今执掌无极门的沈忘尘觉得厌恶、疲乏了,当年还有一腔热血,如今只想着不理教务。
  侧躺在长榻上的他听着屋外的雷雨声,薄唇仅仅抿着,那张惊艳的脸苍白如雪。
  不时,一个下属进来说有人要去给鼻祖烧香,说今日是他的祭日。沈忘尘已经是多年不给他烧香了,也命令禁止门中人不许给他烧纸,也不知是那个今天给他晦气,当下让下属把那人杀了。
  “轰隆”
  外面的雷声不断,沈忘尘觉得烦,睡得也不踏实,起身走到窗前想要关上窗口。
  他立在窗前看见窗外的长廊上有人立在那,他旁边还立着另一个人,不知道鬼鬼祟祟在做什么。他也不想追究,以他如今的能力谁敢来他?
  手碰到窗子时,一道雷电直接落在他身上,他人痛呼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倒在了地上。
  残存的意识在说:我沈枫总算是死了,却娘的死的太丢人了。
  ——————
  九元雪境后院。
  黑灯瞎火中两个人影在暗处拉拉扯扯,似乎是在争吵什么,过了片刻,其中一人走出阴暗之地,到了灯火之下。
  这位男子大约二十五六岁,面相清秀,青丝高挽,眉目却有些匆忙和慌乱。朦胧的灯火落在他的脸上,清晰可见从发中流淌出的汗水。
  靠近紧闭的房门,他张皇的看了四处,确定并无异样才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瓶,抖着双手将小瓶内的东西倒在手掌心,那是一条全身通绿的蠕虫。蠕动的模样与蝉蛹无异,却比那蝉蛹奇怪的很多。
  男子偷偷摸摸的推开门扉一点点,将蠕虫放了进去,转身立刻跑了,甚怕被人看到。
  而那时,紧闭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那人负手走出房门,本该是流光溢彩的桃花眼中全是凌厉和狠毒、谨慎,他看了四方,没瞧见不对,这才回身进屋。
  他走后,暗处传出底底的说话声。
  “师兄,他若是死了怎么办?尊师他们会不会赶我们走?会不会处死我们啊?”一女子焦急的说。
  “死了正好,死无对证。何况,赢磊这人然人恨之入骨,没人喜欢他。他就是死了,也不会有人查,只会拍手叫好。师妹,没事没事的。”
  正是他音落时,屋内传来瓷器落地的声音,吓得暗处的两人紧紧握着彼此的手。
  随着是屋内人的痛呼声,那声音像是受到了无比痛苦的酷刑,叫的十分惨烈。
  这声音持续了半盏茶的功夫便平息下去了,屋内彻底死寂下去。
  “师兄,他,他死了吗?”
  “我不知道,也许是吧!这蛊虫会啃噬他的五脏六腑,钻他的骨头,他叫的那么痛苦,肯定必死无疑。”
  “我怕,师兄。”
  “莫怕。你在这,我去看看他死了没。”
  刚才埋入黑暗之中的人再次出现在灯下,这一次,他比上一次还要紧张害怕。他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儿,确定里面彻底没有动静才轻手轻脚推开门。
  满地狼藉,瓷器碎的四处都是,就是纱幔也被扯下不少。
  男子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却在快接近里间时,眼前一道黑影闪过,他还未出生便觉脖子被掐住了。
  抬眼一看,这不正是赢磊吗?
  ------
  赢磊此刻头发蓬松,面带灰尘,他本人生的英俊,一双桃花眼时常轻轻眯着让人觉得他邪魅。但此刻,他这幅模样却让男子惊恐的话都说不出口,只一味的指着他。,
  赢磊开口说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竟敢用蛊虫咬死我。”
  屋外传来女子的声音,而这男子已经处在下一刻便会死的地步,根本没有注意外面的声音。直到那女子走进来看到赢磊时发出的尖叫声唤醒了他。
  赢磊看了两人一眼,似乎觉得脏手把男子松开,自己在一边理衣裳。
  “赢磊,事情是我一人做的,你要杀便杀我一人。”男子将一女子紧紧护在身后,他虽大义的挡在前方,却还是露出惊慌和畏惧之色。
  立于他眼前的赢磊桃花眼中闪烁着好笑和戏谑,稍稍上扬的嘴唇泄露着一丝寒冷的杀气,让人不得不畏惧。
  同样的眼睛,一层不变的脸,分明是同一个人,但他们已不知此刻立在眼前的人并非真的赢磊。而是另一人---沈忘尘。
  沈忘尘本是西域很有名望的蛊毒师,师出无极门,自幼对蛊毒颇有天赋十五岁便名流十二门派之中,无论是修仙门还是修道门或是普通百姓都知晓他的存在,二十岁欺师灭祖杀了师父满门夺走无极门,又对无极门反他之人施以蛊毒折磨致死,二十一岁,被十二门派的称为“蛊毒魔师。”
  自掌管无极门五十年来,他将蛊毒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所谓,人作恶太多是会遭天谴的,于是,他在一个雷雨的晚上被雷打死了。
  本以为他沈忘尘就会如此死了,这些十二门派的人肯定拍手叫绝,称他死有余辜。没想到,他会重生,重生在十二门派中名列第三的九元雪境新弟子赢磊身上。
  在刚刚苏醒时一长串记忆片段在脑海闪烁,让他不得不记住这些事情。身体的主人赢磊是苏州城首富之子,但从小得宠脾气暴戾,心性极恶。他爹希望他改正日后接手家中财富,不惜花重金把他送上九元雪境。
  只是这人来了不久,对新女弟子白无雪心生爱慕,并在半年内对之狂烈追求,哪知这白无雪心有爱人文玉生。一时心中有了报复,对白无雪和文玉生不断报复,久而久之,他成了九元雪境之中最恶毒的一个人,无人与他说话,就是上面五位师尊都欲将他逐下山去,以免祸害九元雪境的名声。
  而白无雪和文玉生暗地里从旁门左道那得来一种尸蛊放他身上,害他身受啃噬之痛,一命呜呼。
  幸好,他自己便是蛊毒师,否则,说不定刚刚重生又死了。
  看着文玉生现在护着白无雪,沈忘尘丝毫没有替赢磊报复他们的心思,一来自己虽然很恶却恶的很有准则,不招惹自己的人从不碰他们;二来,短时间内他是无处可去的,需得在这立足,定不会一开始就把人给杀了。
  “这种事情不会有第二次。”沈忘尘撂下一句话,转身去翻赢磊的衣裳,找件出来洗个澡休息一夜。
  明日他还得替赢磊去上课。至于白无雪和文玉生两个人,这绝对的是第一次,不会有第二次。赢磊也别怪他不帮他报仇,像他这种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对这些感情恩怨没什么兴趣。
  看着赢磊今天的反态,文玉生和白无雪都很是不解,却不得不想他是否是等些日子再报复。一想到赢磊的恶毒,他们害怕的依偎在一起。
  最后还是沈忘尘喊他们走他们才出了房间,弄得沈忘尘都不知自己作对了还是错了。不过这个不是问题,他的休息。
  而日一早,沈忘尘在每日准时叫他们起身的那位师姐的魔音下醒来的,他没有懒床的习惯,从前身为无极门的门主,每日都会早起晨练一会儿。现在来到这儿,他忽然想睡懒觉了,这种不必考虑太多事情的生活是他这十年来最渴望的。如今,算是如愿以偿了。
2023最新网址 wap.dameishu.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

推荐大美书跟着县令去种  艳阳高照[修  教书匠与小农  夫人,我们一  岂曰无衣(流  天下美人(水  之子于归(鱼 

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

大美书搜索: